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和松下首席执行官新一(右一)

“是的,当然。”

2019年9月,当媒体问及他是否后悔几年前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时,松下首席执行官明仁回答道。当初做出投资决定时,他还自信地表示,作为特斯拉电池供应商,松下投资超级工厂是唯一明智的选择。

在津川和弘毅公开表达他们对主要客户的不满之前,有很多关于松下和特斯拉之间差异的传言。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也在推特上抱怨松下正在降低产能。尽管松下此前已经澄清,它是特斯拉model 3的唯一电力供应商,但双方的关系并不像以前那么牢固。

特斯拉和松下之间的差异已经逐渐公之于众,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模式以及一些过去不为人知的故事,也可以为希望登上特斯拉大型国产船的零部件公司做出一些新的发现。

特斯拉和松下都在寻找一种方法,在之前的独家供应联盟转向传统供应关系时,彼此“松绑”。尤其是特斯拉,它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生产自己电池的计划似乎迫在眉睫。

1“特斯拉再次降价,我们将撤出人员。”

松下和特斯拉如何相处从外国媒体的报道中可以明显看出。

10月8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斯拉需要电池供应商,文化冲突威胁双方关系”的文章,金何勇在今年9月接受采访时说,“埃隆已经多次要求降低购买价格,我曾经回应过他。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将考虑从超级工厂撤出所有松下员工和设备。”

"这就是与特斯拉谈判的方式."金河弘毅说。

据接近松下的消息来源称,马斯克经常直接给津川打电话、发邮件和发短信,要求松下降价。金河弘毅坚持认为,当特斯拉能够确保盈利时,松下应该提高电池价格。

高管们公开表达了他们对主要客户的不满。松下很少有这样一个百年企业(松下成立于1918年)。然而,马斯克对松下针锋相对的绘画风格并不意外。

今年4月,马斯克法尔(Muskfar)表示,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松下电池生产线年产能只有24千瓦小时,自去年7月以来一直限制3型的生产。因此,特斯拉只能将其他电池供应商的电池用于储能设备。在现有生产线达到35gwh之前,特斯拉不会投资扩大生产。

马斯克·法图抱怨松下的产能限制

松下不愿意承担生产能力不足的局面。

在今年5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金先生说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高速生产线”没有满负荷运转。这意味着松下并不是特斯拉缺乏产能的根源。据知情人士透露,松下应特斯拉的要求建造了“高速生产线”,通过在同一条生产线上生产更多产品来控制成本。

知情人士透露,松下以前从未尝试过这条“高速生产线”,但最终勉强接受了。

不仅生产线计划上存在差异,松下对特斯拉的管理也有相当不同的看法。在上述会议上,金先生表示松下的电池容量正在缓慢攀升,主要是因为这家超级工厂由特斯拉管理和运营,留给松下提高效率的空间非常有限。

特斯拉超级工厂,组装松下电池的机器人

当我是其他汽车公司的电池供应商时,我只需要完成订单。松下自己的产品经理负责生产和管理。成为特斯拉的供应商后,电池工厂的控制权掌握在另一方手中。特斯拉控制和松下生产的这种合作模式不仅让津广不高兴,还导致松下内部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大。

《华尔街日报》援引松下部分管理层的话说,尽管津川坚称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关系仍值得维持,但很少有人支持他的观点。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对松下和特斯拉之间关系的判断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2投资-追加投资-暂停投资

2012年,特斯拉s型下线后受到市场的好评。松下汽车的电池供应商欣喜地站在电动汽车发展的最前沿。

同年,面对危险,金何亦红被任命为松下电器的负责人。面对该集团连续两年的巨额亏损,松下迫切需要一个鼓舞士气的项目。他把目光转向即将建成的特斯拉超级工厂——马斯克宣布,该工厂将为数十万辆特斯拉电动汽车提供电池。

尽管松下内部一直反对与特斯拉合作建造一座超级工厂,但津川认为,与美国最热门的电动汽车合作利大于弊。在他看来,特斯拉可以将企业家精神注入松下,松下过于强调身份传统。

2016年,松下宣布对特斯拉超级工厂投资16亿美元。图为马斯克和松下执行副总裁山田良彦(右一)

“如果特斯拉成功,电动汽车成为主流,世界将会改变,我们将有许多发展机会。”2016年初,特斯拉超级工厂建成时,津田弘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充满了与特斯拉合作的渴望。他坚信马斯克的模型3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功。

事实证明,模型3已经成为特斯拉的爆炸性模型,但特斯拉并没有给松下带来津哈哈所期待的“创业精神”。

《华尔街日报》称松下有数十万员工,各部门通常有自己的决定。虽然这些部门行动缓慢,但员工和部门可以寻求共识,而不是把所有事情都推给总部。

相反,马斯克习惯于详细管理公司。在特斯拉超级工厂(Tesla Super Factory),员工必须获得特斯拉经理的书面批准,即使他们为了提高效率而做出微小的改变。

特斯拉和松下不同的管理风格困扰着津广。《华尔街日报》称,从今年开始,每季度,津川都会去美国会见马斯克,并亲自协调和处理合作中遇到的问题。

"如果特斯拉的超级工厂项目失败,我们都会失败."金河弘毅说。至于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区别,他曾经把这两家公司比作一家人。尽管他们会争吵,但他们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但几乎与此同时,媒体披露松下暂停了对特斯拉上海工厂的投资——从三年前决定投资16亿美元到2018年宣布考虑追加投资,再到2019年宣布暂停投资...Tsuhaha提到的“家庭”关系似乎很难维持。

几个月后,本文开头出现了“后悔”投资的场景。

3寻找自产电池

松下宣布,特斯拉推特抱怨。两家公司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公开,他们的信心可能来自各自的“备用轮胎”战略。

2019年1月21日,丰田和松下宣布计划在2020年底前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共同开发锂离子电池、全固态电池和车用下一代动力电池。丰田和松下分别持有51%和49%的股份。届时,松下在中国和日本的五家电池厂将转移到合资企业。

丰田首席执行官丰田章男(左起)与金河弘毅签署合同

松下此举被视为在特斯拉之外重新开放大客户的一大举措。输出数据显示,今年4月上市的丰田雷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搭载了松下子公司三洋生产的18650节圆柱形电池。

特斯拉在哪?除了寻找松下以外的电池供应商(传言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在从lg购买电池),自产电池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

特斯拉收购麦克斯韦电池产品

○2019年2月5日,特斯拉宣布以2.18亿美元的溢价收购储能产品公司麦克斯韦尔(maxwell)。

○2019年2月,公共信息显示特斯拉研发团队提交了一项新电池技术的专利,声称搭载电池的电动汽车可以实现100英里的电池续航时间。

○2019年5月16日,特斯拉宣布完成对麦克斯韦尔的收购。

○2019年(时间未知),加拿大电池公司hibar systems被特斯拉低调收购。

○2019年9月,媒体援引特斯拉员工的话说,特斯拉正在整合麦克斯韦的超级电容业务。

○2019年9月,特斯拉在科罗拉多州美国超级工厂外招聘了一名电池技术员。

所有信息的方向都很明确——松下和特斯拉之间的关系正从独家供应联盟转向供应商和汽车公司之间的定期合作。松下之后,特斯拉锂电池可能不再是独家供应商。

如果lg供应特斯拉电池的谣言是真的,双方的合作能避免特斯拉和松下曾经进入的深渊吗?或者,如果特斯拉自产电池的消息得到证实,购买北美电池公司并与松下合作生产的电池真的能超越引领特斯拉进门的大师松下吗?(结束)

资料来源:第一电网

作者:电动汽车观察员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00863